站内文章搜索
北京名校收学生校长难拍板 委托人背景震撼
更新日期:2007-4-2 点击数: 请双击滚屏阅读

  这个春天,不断传出关于教育的各种好消息:三年内从小学到高中,所有的入学将取消与特长生的挂钩;今年将控制各种试验班的招生规模,两至三年内取消实验班;发改委发出通知,高中收了择校费就不能再收学费……人们似乎已经看见了均衡教育的明媚春光。然而一些在教育战线上工作多年的老师和校长却对这些利好消息表现出理智的担忧。“我们的态度是‘拭目以待’。”一位校长说,“我最害怕的就是文件中出现‘原则上’三个字,因为只要有这个字眼出现,那就说明另有不原则的途径可以走,而破坏规定的又往往是对规定最‘门儿清’的规则制定者们。”

  就近入学的“黑色幽默”

  又到了入学孩子家长们最忙活的时候,为了让孩子有个“高起点”,不少家长不惜重金购买名校周边的住房,以期“近水楼台”得到片内入学名额。然而很多明了内幕的“过来人”却认为,这些家长有些“幼稚”。“就住在学校对面,眼巴巴望着校门进不来的大有人在。”一位给多名孩子“操作”过入学的人士透露,“一些著名的示范校就近入学的规则远不像家长们想得那么简单,有的学校制定的入学条件本身就已经注定片内的孩子没几个能正常入学。”例如,一所示范小学“就近入学”的具体条件是:1、必须有片内房屋的房产证。2、孩子的户口要在片内。3、父母双方的户口都要在片内。4、父母双方户口迁入片内需达N年以上。对绝大多数家长来说,这样的就近入学条件无疑是无法实现的“第二十二条军规”,与其说是黑色幽默,倒不如说是个毫不掩饰的圈套。

  让人震撼的“白条”

  片内的孩子入学尚且不容易,那么一个年级七八个班都收什么学生?内部人士透露,在某示范校,收学生的事连校长都不能“拍板”,所有的招生名额都在区里。该人士曾看见过申请入学的学生们通过各种途径递来的“白条”,“当时那些白条都是登记在一个册子上的,后面注着委托人的背景,备注中的单位和官职足以让人‘震撼’。”在一些区县,委托人的“层次”与赞助费的高低挂钩已经是大家默认的规则,甚至有不成文的价目表。“白条”一直是名校校长们挥之不去的烦恼,曾有校长透露,每年一到考季能收到上千张“白条”,而入学名额才600多个,校长感慨:“谁都得罪不起,又不可能谁都收,示范校的校长太难当。”

  巴西副总统的眼泪

  巴西副总统若泽·阿伦卡尔曾经访问过北京 的一所示范小学。据巴西《圣保罗报》报道,阿伦卡尔回国后提到他对北京这所小学的观感时激动不已,在一次有数百名市长参加的会议上潸然落泪,感慨地说,如果巴西能有如此好的教育,怎能不富强?据了解,巴西副总统参观的学校被人们称为“后现代主义式校园”。学校总面积2万多平方米,绿化面积达30%,就连教学楼的屋顶上都披上了绿装。每间教室都配备了液晶电视、投影仪、上网电脑和音响等设备。教室内课桌椅一律木质,讲台也是仿清代风格。然而这位可爱的副总统并不知道,他所看见的小学是北京百里挑一的示范校,是集中财力打造的“精品”,而北京更多的学校并没有这样的辉煌,有的学校甚至还在为孩子上课用的操场和音乐课的教学器材发愁。据了解,巴西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实行了全民免费义务8年教育。从托儿所、幼儿园到小学、中学和大学,凡是公立校都不收费。从托儿所到初中,政府都免费提供教材、文具和午餐。为保证让贫困家庭的孩子接受8年义务教育,每个贫困家庭除了每月免费领取基本食品外,还可以有三个孩子每月享受政府提供的助学金。进城农民的子女,带原籍学校开具的转学手续,可以在公立学校上学,享受与城里学生同等的待遇。经过这样的对比,巴西副总统的眼泪应该让我们感到惭愧。

  “撒芝麻盐儿”与“政绩工程”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